有些事,註定已成定局。任人如何挽留,卻再也回不去曾經。終於徹悟“大江東去不復返”的真正內含。恰如時間每天的滴滴答答的AP 錶,只是,再也轉不回昨天。何曾相似你我之間的友情,以時光為承軸,漸行漸遠。背影相對,潸然淚下。

 

我們多年的友誼,終是抵不過她的出現。是所謂愛情力量太強大嗎?

 

遙望你的身影,卻轉身,櫻花樹下牽手,穿過紛雜的人群,依偎遠去。緣分讓得你們,從開始的相知,到後來的相遇,相談,相戀,到如今的相愛。友誼就該讓道了。一直以為二者可得兼,如今生於眼前,才釋然,原來尚需捨生取義。

 

你走遠了,假如思愁興起,誰能與我共飲暢談,誰會指正優缺;重陽節起,誰會伴於左右,訴說塵世俗事,誰會歎一聲情義難全;生辰吉日,誰會舉杯碰飲,誰會道一吉祥如意;夜半鐘聲,誰會道一聲清幽靜好,佳待片刻,誰會為星空思緒萬千;洋流漂海,誰會於我痛苦。再為此遠走一程。只盼,一切靜好,在那邊,照顧好自己。莫讓歲月白了頭,切不可讓的南雁紛飛時節,立於闌珊,空待佳音;倘若歸來,記得捎上佳酒而歸。會醉飲醉翁之亭,訴說如花往事sculptra 下巴

 

輕拾一紙書簽,憶下我們的曾經。何人曾說定當為一輩子朋友,不離不棄;又是誰何人曾在冷雨夜中立誓。爾今,這一切似乎就要消散於人海,天涯如此之大,丟失在盡頭,叫人如何尋覓。當初的信誓旦旦,終究抵不過一紙情書。我們萍逢相見,卻在呐喊婉歌中走遠。天邊餘輝殘留,雁紛歸去。原來,只是近黃昏。當初的驚豔乍起,終是無影蹤。

 

某人,願你在她的世界裏,養存安好。天下無不散筵席,又何來作數誓言。一切的一切,曾經的曾經。正如此,盼你在花開時節,殷勤種下愛的種子,待得花開,縱使曇花一現,亦不曾後悔。切莫懂得珍惜時,卻不曾擁有了。

 

此去,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尚於何人說?

 

願你們不到那一刻: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下欲雪,天地合,不會與君絕。

 

當你的愛情碰上我們的友情,亦是我們的友情壁壘多麼堅固,也化得支離破碎。一陣風打過,煙消雲散。但,漣漪尚在,證明曾有過的一切。

 

四節輪回,花樹開了落,落了開。何曾經得起風吹雨打,努力掙紮一番。最終,消失在了時光的變遷中。枯啊飄啊的一生,多少美麗編織的夢,就這樣匆匆的走了,留給行路人的遍遍歎息,盼到重開時。

 

寂寞流露竹林清幽。終是明白,四節滄桑變換,幾度鬥轉星移,盼不回曾經,亦如花開時的絢麗,花落之後,歸於凋零。到底,回不去了公關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