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是在小鎮中度過的,小鎮裏沒有什麼娛樂設施,唯一的一座職工俱樂部,開會的次數要比放電影的時間多得多,能夠看上一場電影,算是很奢侈的娛樂活動了,一場電影過後孩子們往往要談論很多天。物質的貧乏,並沒有湮沒孩子們貪玩好動的天性,自己動手自娛自樂,是那個時代多數人的童年記憶。在我的記憶中玩的最多的玩具,就是自製的柳笛了。

 

第一次製作柳笛,是上小學的第二年春天。當杏花開放、柳樹吐綠的時候,校園裏響起了第一聲嗚嗚的柳笛聲。這只有一個音節,長短不一的笛聲,像是校園裏的第一首迎春序曲,它不僅喚醒了沉寂一冬的大地,也喚醒了孩子們的蕩漾春心,製作柳笛的時間到了。一時間校園裏的柳樹下,多了些大大小小的孩子,爬上柳樹折下柳條,匆匆跑回教室,開始了柳笛製作,不會超過半天校園裏就會笛聲四起,春之聲演奏會就在小小的校園裏正式演出了。

 

折回柳條,開始學著別人製作柳笛。先用小刀把柳條切成小段,然後使勁的扭著柳條,讓它樹皮與木條分離,用的力氣太小樹皮紋絲不動,用的力氣太大就會把樹皮扭破,需要嘗試多次才能抽出一段完整的樹皮。之後用小刀在樹皮一端幾釐米處清理老皮,這是一個細心的工序,需要有耐心不能著急,柳樹皮特別脆弱,稍微一用力就會把這一段切壞,還的重頭再來。削好之後還要試吹,削的太淺不容易吹響,削的太深吹幾下就壞了,看似簡單的柳笛想要做好,還真不容易。一次不行就兩次,直到自己滿意為止。再好的柳笛也只能玩一天,放一個晚上樹皮蔫了,就再也吹不響了,所以想玩這種遊戲必須是現做現玩,好在那個時代沒有學習上的壓力,有大把玩的時間,直到玩膩了而止。玩這種遊戲的脫髮問題全部是男孩子,女孩子們對此則不屑一顧,跳皮筋、踢毽子是她們的強項。男孩子們對此卻是樂此不疲,做好的柳笛不但在校園裏吹也在家裏玩,直到夏天柳樹長出新葉,不能再做柳笛了,這種聲音才從校園裏漸漸消失,直到第二年的春天,這種清脆的聲音會在校園裏再次嗚嗚的響起。

 

柳笛聲聲,伴隨我走過了快樂的童年時光。儘管時光已過去了近半個世紀,清脆的柳笛聲,在記憶中依舊是那樣清晰明快,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從腦海中消失,每當我看到柳樹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我的柳笛、我的童年。

 

現在的孩子們幸福多了,無需自己動手,從電動玩具到電子遊戲可以隨意選取。每個有孩子的家庭,放的最多的恐怕不是家庭用品而是各種玩具了。儘管玩具很多,但是孩子們能玩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了。上學的孩子姑且不說,就連呀呀學語的幼兒都無一倖免,媽媽抱著嘴裏含著奶嘴的嬰兒去上早教課,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幾乎是所有家長的共識。從幼稚園開始、小學、中學、到大學,那一個孩子不是全力拼搏,哪一位家長不是筋疲力盡,you beauty 美容中心世界上的知名大學可以盛下所有孩子的心,但是卻盛不下這麼多的人。最近,我看過一篇帖子《坐在路邊鼓掌的人》深受啟迪,作者是劉繼榮。他以一個母親的身份講述了女兒的學習成長的過程,講述了一位家長起伏變化的心裏歷程,其中一段講得非常好:如果健康,如果快樂,如果沒有違背自己的心意,我們的孩子,又何妨做一個善良的普通人,英雄畢竟少數,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做一個快樂的鼓掌人,語言雖然樸素,但是道理卻發人深思。

 

儘管柳笛聲聲已經成為了過去,但是笛聲的快樂卻一生難忘,但願我們的老師和家長,在培養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也給孩子們的心中放上一支柳笛,HKUE 酒店讓她們在天真、快樂中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