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個蘇醒的過程,生命就是一次曆練,從鮮衣怒馬,到銀碗裏盛雪,從青蔥歲月到白發染鬢,人總是會在經曆中成長,在經曆中懂得,從而一步一步的走向成熟,修煉一顆波瀾不驚的心。

人到了一定年齡,就會變得平和了,再也不是從前那個發了脾氣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自己。從前有人誇幾句,總會興奮好幾天,而現在,微微一笑,只當鼓勵 ,從前有人批評,總會傷心難過,而現在,懂得面對,為的是做更好的自己, 從前有人譏諷,總會找人理論,而現在,不會再為別人犯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從前的自己,總是想擁有的更多,想得到的就拼命的去抓住不放,得不到的也不會輕易放下,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懂得放手。

慢慢的才知道,有些東西你越抓得緊流失的越快,不如順其自然,要學會睿智的去生活,人生的四季,怎能永遠都是春天,一季有一季的味道,都是歲月恩賜與饋贈,學會與時光相互包容,接納,刪繁就簡的奔著自己的喜好而去,說明內心已變得成熟了。

從前的自己,總向往鮮衣怒馬,現在才懂得熱鬧之外才是生活,無論何時,都要在心中為安靜留一個位置。

開始學會放緩腳步,讓慢下來的生活不急不緩,一杯暖茶,一本閑書,也能打發半天時光。開始學會思考,孤獨是生命的常態,靜水深流方是人生,從而審視自己,讓內在變得溫潤,讓靈魂變得豐盈,保持著內心的清寧與幹淨,不卑不亢,溫暖明媚,這世間的美好,來自你對生活的溫柔以待。

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會選擇和讓自己開心的人在一起,和陽光的人在一起,心裏就不會有陰暗,和心胸寬闊的人在一起,就不會有狹隘;和堅定的人在一起,內心就少有迷茫。

逐漸學會遠離那些影響心情的人和事,開始學會善待自己,平和而溫暖的生活,人海茫茫,總會有欣賞的目光,鼓勵你,總會有人以雪中送炭的姿勢,靠近你,人活著,最大的本錢是一個好的心態,只有心底的明媚,才能讓自己活的快樂。

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就會真正的讀懂幸福的涵義,有時候,幸福只是一杯茶的香,一頓普通的飯菜,一句問候的抵達,一盞晚歸時為你亮著的燈,開始學會刪繁就簡,去偽求真,越發懂得陪伴的重要性,與三兩個知己攜手同行,與親人們溫暖相依,那些一直在身邊的才是最珍貴的。

盡管是早晨,心卻有些陰沉,並不願意就這樣醒過來,而思緒在不斷徘徊;心中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疲憊,還有一些累。外面的天色有些迷離,那些雨絲,斜拉著,滴落著;點點滴滴的響聲,就像是一個夢,築起了一片朦朧。那些雲陰沉沉的,就像是留下著苦澀;在我的心上,緩緩地流淌;留下了許許多多的惆悵,也在不斷畫著我的迷茫。本來就是有些驚慌,卻變得更加彷徨。是歲月已經變得不一樣?還是我的日子變得不一樣?

也許下雨的緣故,所以讓我的腦海留下模糊,也變得有些糊塗。可是總覺得這是一個借口,因為那些日子裏面的憂愁,還是在慢慢地流動,也帶著腦海裏面的沉重。是有些疲倦,也是有些留戀。因為日子的旅程而變得疲倦,卻不知道為什么要留戀。因為歲月裏面,帶給我的傷害,就像還是海,從來就沒有停留過,也從來都是那么執著。即使是我和它們交錯,而它們還是回頭留下輪廓。從來就沒有任何承諾,有的只是我的努力,還有我的堅持。

並沒有和以往一樣,讓心激蕩,也沒有讓血開始變得激昂。每一天早晨醒過來,首先是敞開胸懷,然後精神百倍,已經抹去了曾經的破碎,因為夜裏的酣睡,重新勾勒了希望,也劃去了那些憂傷。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拿起畫筆,開始在日子的素箋裏,留下我的風景,還有那些真情。夜裏曾經有過迷霧,也讓我抗不清楚,但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形成了一個世界;有風雨的凜冽,也有心中的期且。這並不是看花,而是我真的在歲月裏面開始掙紮。

我們又觀賞了定圓裏其他的景點,然後到了七裏山塘。

七裏山塘,唐朝寶曆二年,大詩人白居易從杭州調任蘇州刺史,為了便利蘇州水陸交通,開鑿了一條西起虎丘東至閶門的山塘河,山塘河河北修建道路,稱為“山塘街”,山塘河和山塘街長約七裏,叫“七裏山塘”。

自古山塘街有“姑蘇第一名街”之稱。據說清乾隆帝1762年遊江南,到七裏山塘親筆書寫“山塘尋勝”;如今“山塘尋勝”禦碑亭仍然保存完好。乾隆帝對七裏山塘情有獨鍾,回京後在頤和園後湖仿照七裏山塘的模樣修建了蘇州街。

我們在管理人員的幫助下叫了一條小船,泛舟山唐河,暖暖的空氣中不時飄來江南水鄉特有的味道。七裏山塘有典型江南水鄉的風貌,山塘河兩岸,林立著江南水鄉特色的建築,鱗次櫛比,錯落有致,家家戶戶前街後河,河上小船來往如梭,街上店鋪林立。橫跨河上的古橋有7座:山塘橋、通貴橋、星橋、半塘橋、普濟橋、望山橋和西山廟橋;豎貫堤上的古橋有8座:白姆橋、毛家橋、洞橋、白公橋、青山橋、綠水橋、斟酌橋和萬點橋,而對岸豎貫之橋也是八座,有洞濟橋、引善橋等。其中山塘橋、彩雲橋、便山橋和洞橋四座橋建於宋代以前。通貴橋旁是明代南京吏部尚書吳一鵬的府第。星橋是昔日商業最繁盛的所在。西山廟橋南北兩堍分別是花神廟和西山廟。而斟酌橋是山塘河、東山浜、野芳浜的交彙處,是當年畫舫雲集的所在,橋東堍的花園弄花香襲人,有不少古代的學識名流賦詩填詞贊美斟酌橋畔的風光,例如:“斟酌橋頭花草香,畫船載酒醉斜陽。橋邊水作鵝黃色,也逐笙歌過半塘。”、“半塘春水綠如澠,贏得橋留斟酌名。橋外酒簾輕揚處,畫船簫鼓正酣聲。”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