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樹影,一池月色,一窗懷想,讓灼灼的思念無處隱遁。

尋尋覓覓,左顧右盼,不經意間回首,竟發現你依然在燈火闌珊處。這一眸,如哪吒鬧海,心中的念想,懷中的暖流,又刹那躍出水面。真希望有定海神針,還我風平浪靜。素念,在小龍女的催眠曲中,安然入眠。但今夜,明月太迷離,脈脈含情地傾瀉著清輝,竟不知為誰而多情?此時,你的眼眸,是否也多情如朗月般清純,與秋水共色,與月光同輝?

捧在掌心的烏龍茶,早沒了騰騰熱氣。雖喝的不是酒,但一盞茶,也讓我迷醉。只要紅塵的相思沾染月華,那妖嬈的牽念,就不能從衣襟滑落到袖口,再從指尖滾落到足下。入心的緣,終究無法輕易淡忘。不是執著,不是緣深,是附身的繾綣,欲排遣,已力不從心。誰能給我一杯忘情水,讓我從此不傷悲?

或許,只有走入心扉的眷戀,不會隨季節的轉換而沖淡,也不會因時光的流失而疏離。若你懂我,那是高山流水遇知音;若我不轉身,是否鴛鴦蝴蝶的纏綿還會延續?可誰能把控人生的一世情緣?誰能把心中的念演繹到地老天荒?誰又能把緣的故事書寫成經典?

倘若,念已禪悟,那就是圓滿。

今生,不知是你錯入我心靈的城池?還是我誤入你心扉的桃源?那一眼回眸,芬芳了我的歲月,卻苦了我的流年。道不盡的思念,在時光中輾轉。假如走不出你的身影,豈不要目送你一生?分分秒秒端坐在光陰的懷中,用回憶守著心中那抹瑰麗,把初遇的清歡折成經卷,並逐字逐句地研讀,讀到俯首低眉的虔誠,或許,心就如蓮花朵朵開了。

有些緣,放下,其實是提不起那份沉重,並不想割舍心中的美好,卻做不到毫發無傷,終會在擦肩之後,漸遠漸淡漸薄涼。若,塵緣還有夢,能否來夢中?若,夢境中的故事已斷點,何需煞費苦心去期待精彩?

寧可,擁一懷愁緒,細數蒼穹的星星,盼天明。畢竟無夢的午夜,月亮也是冷清的,何來太陽那份暖?那份真?許多心事,早該一件件抖開,抖落心塵和世味,放到明媚的陽光下去晾曬。否則,哪天因情緒潮濕滋生黴菌,而變質,豈不失了冰心,也失了城池?

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總有一些鏤刻在心底的故事,騰空而出,泛著記憶的碎片,伴著濃濃的深情。生命的斑駁,正是因為一些刻骨銘心的美麗,才愈加珍貴。

矗立塵世之中,把自己站立成一道風景,不求誰能欣賞和讀懂,只想靜默感知生命裏的每一天。若有來生,惟願自己是一棵樹,根植在大海邊,任由狂風駭浪的抨擊,也要讓自己的靈魂堅韌生長。

身邊每一株草,每一朵花兒,都是我心底初心不改的愛慕。冰心說:假如生命是無味的,我不要來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滿足的了。

而今生,生命並不糟糕,酸甜苦辣皆已嘗遍。人生的成熟,就是要經曆一些苦難和曲折,沒有誰的人生是一帆風順的。能夠經得起生活淬煉的人,越會愛上孤獨。

也許真正愛上孤獨的人,才是最懂得生活的人,他們懂得自我調節情緒。孤獨的人,思想是豐饒的。有人說,越孤獨的人,越優秀。因為孤獨的人,是把時間放在對自己的成長上,不會白白浪費掉。

叔本華說:“沒有相當程度的孤獨,就不可能有內心的平和。”孤獨是一個人內心本真的歸位,真正甘願承受孤獨的人,才會沖破你思想禁錮的牢籠,騰飛出你不同凡響的精彩。

假如您覺得孤獨很可怕的時候,那說明你還沒有真正的走進孤獨裏,而是處於低俗的無聊之中。孤獨,是一種高貴的境界,它不囊括無聊。孤獨,是為了看懂真實的自己,成長自己;無聊是看不清自己,渾渾噩噩度日,意義完全背道而馳的。

未來的光陰裏,只願做一個靜守清寂,不言孤獨,如蓮一樣的靜雅女子。

9月3日,央行網站發布消息稱,8月3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簡稱“金融委”)辦公室召開金融市場預期管理專家座談會。

與會專家、學者圍繞今年以來金融市場預期管理,金融委辦公室如何建立與金融市場的有效溝通機制、金融管理部門如何更加廣泛地聽取金融市場的聲音、金融決策如何更好發揮專家學者作用、如何更好地穩定市場預期、如何准確地預測和分析經濟金融形勢並正確決策進行了交流。

從經濟學來看,從“理性預期”、“預期主義”,到“前瞻性指引”,預期管理在美日歐等發達國家經濟政策多有體現。在理論起源上,“預期管理”起源與上世紀五十年代。英國經濟學家查爾斯.古德哈特曾提出“預期主義”,著重分析在貨幣政策中管理和引導預期的核心作用。

作為一個精明的窩輪街貨量投資者必須做足功課,選擇產品時應細心比較不同發行人的產品,同時按個人投資目標和市況作周詳考慮,謹記切勿單純以成交金額作為選擇產品的依據。

全球央行中,美聯儲在“預期管理”方面進行了諸多實踐探索,通過對政策工具的清晰界定、對政策調整時機所應具備條件的明確解釋,以及定期舉行議息會議並公布會議紀要等,從而有效引導市場預期。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六個穩”,其中最後一項為“穩預期”工作。

他山之石

“預期管理”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隨著美聯儲將其納入貨幣政策的原則之一,而逐漸被市場所廣泛接受。

美聯儲前主席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時代,以立場、說話含糊其辭自居,將貨幣政策作為監管機構和市場之間的“貓和老鼠的遊戲”。格林斯潘有一句名言,“如果你們認為確切地理解了我講話的含義,那么,你們肯定是對我的講話產生了誤解。”在此情況下,自然談不上監管機構引導市場預期。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的救市措施中,除了財政部的一系列舉措,美聯儲實行除了開始實行零利率政策,將傳統貨幣政策一口氣使用殆盡;還通過連續三輪量化寬松(QE)這一非正常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巨額流動性,以拯救經濟。上述價格型、數量型貨幣政策的邊際效應一直遞減,市場信心無法得到恢複。市場擔心,美聯儲會加快速度提升基准利率(也就是美元加息)、回收QE釋放的流動性,這使得貨幣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經過反思發現,私人部門的決策主要取決於收入、就業、長期利率等指標的長期變化,而非短期調整。因此,美聯儲認為,通過市場預期管理,引導微觀主體對未來的樂觀預期,是貨幣政策發揮效力的基礎。

新任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開始使用“預期管理”。具體的措施包括:定期召開議息會議紀要(一般為一月一次,正值北京時間子夜)、新聞發布會和美聯儲官員講話等方式,向金融市場傳達經濟預期、利率預期等重要政策信號,以引導市場行為,實現預定的貨幣政策目標。

美聯儲進行預期管理的指標,包括如下幾項:

一是,通過定期的議息會議及其紀要、不定期的美聯儲官員講話,引導金融市場預期和微觀主體行為。幾乎每一次的議息會議紀要和講話,都被金融市場反複解讀,作為預判接下來貨幣政策走向的指引。

例如,8月24日,美聯儲新任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傑克遜霍爾央行年會上表示,美聯儲沒有看到通脹加速超過2%的明顯信號,與之前一樣,國內外存在風險。一旦通脹預期發生變化或者出現危機的威脅,他對美聯儲將竭盡所能行動有信心。

市場普遍認為,該講話確認了美聯儲的漸進加息路徑,預計9月議息會議,美聯儲基本確定會加息。

進一步來說,由於美元貨幣在全球的主導地位,美元持續加息對全球金融市場造成巨大沖擊,已經引起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的外彙、股票等金融市場震蕩。對中美而言,作為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貨幣具有較高的關聯度,我國經濟當前仍面臨一定下行壓力,國內貨幣政策導向已由穩健中性轉向穩健靈活適度,我國央行是否跟隨上調政策利率,是市場當前關心的問題。

二是,預期管理的核心手段是前瞻性指引(Forward Guidance)。通過引導市場對未來利率的預期,使市場預期與央行目標預期靠攏。

除了美聯儲在金融危機後開始采用前瞻指引,其他央行也開始頻繁地使用前瞻性指引以獲得更為寬松的貨幣政策操作空間。各國央行一般使用較為模糊的開放性指引,然後過渡到時點較為明確的時間指引和帶有促發條件的狀態指引。

2017年11月,歐洲央行在法蘭克福舉行央行行長討論會,美、歐、英、日央行行長對前瞻指引這一新型貨幣政策工具的有效性達成了共識。

日本央行則剛剛將前瞻指引作為其貨幣政策之一。2018年8月,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在例行發布會上闡釋了新的貨幣政策:一是讓長期利率更具彈性,把誘導目標從零調升為上限0.2%;二是導入前瞻性指引的非常規貨幣政策工具,繼續維持當前的超低利率。

三是,明確量化指標。美聯儲將通貨膨脹、就業、產能利用率作為預期管理的核心指標。

例如,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美國采取物價穩定和就業最大化的雙重目標,90年代采取雙重目標以及隱性通貨膨脹目標,即不設置固定的通脹目標,但要求以2%為目標上下浮動。其背後,是存在的一個經濟經驗規律,“二戰”以來,美國經濟數據存在3個“3%”的閾值:美國經濟的平均增速為3%;美國通脹的平均漲幅為3%;美國長期利率的實際平均水平為3%。

“六個穩”中的穩預期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上半年經濟保持了總體平穩、穩中向好態勢。但不可忽視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

比較私人貸款清卡數 邊間好|「好現金」私人貸款:每月平息低之餘,無需手續費,加上貸款額高達月薪21倍,推廣期間提取貸款更享有現金回贈!網上申請更可額外獲得500港元超市現金券,好現金貸款服務幫您即時卡數一筆清!

其中,“穩預期”應當包括穩定金融市場的預期。特別是,2018年以來,中國A股市場、人民幣彙率出現較大跌幅,社會融規模增速下行。

分析金融委發布的會議紀要,預期管理包括五個方面:

(1)金融委辦公室如何建立與金融市場的有效溝通機制、

(2)金融管理部門如何更加廣泛地聽取金融市場的聲音、

(3)金融決策如何更好發揮專家學者作用、

(4)如何更好地穩定市場預期、

(5)如何准確地預測和分析經濟金融形勢

前兩者是監管與金融市場的溝通協調,第三項可能意味著發揮專家學者作用,正確解答貨幣政策真實含義。後兩者是應用何種貨幣政策工具(如前瞻性指引、定期會議紀要)等,引導市場預期。

這一政策有跡可循。

今年6月,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央行研究局前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與外彙局國際收支司前司長管濤發表署名文章,提出中國貨幣政策應當進行七項改革。包括:

應該進行如下改革:

一是應該建立以專業化管理為基礎的、符合市場經濟原則的央行決策體系,修改《中央銀行法》,從法律和制度上保證央行有設定貨幣政策中介目標和決定如何使用貨幣政策工具的權力。在《中央銀行法》中明確將過多的貨幣政策目標收斂至通脹、就業和金融穩定三個內容。

二是取消M2目標,取消存貸款基准利率,代之以某個短期利率(政策利率)為貨幣政策的中介目標。

三是明確只有一個政策利率,其他影響短、中期利率的政策工具(如MLF、pSL等)應在特定情況下使用,以結構調整為目的,但不應該作為與政策利率同等地位的政策利率目標,以避免多重政策利率導致市場信號混亂。建立一個可信的利率走廊機制。

四是明確放棄彙率水平作為貨幣政策目標。取消“保持彙率在合理均衡基礎上的基本穩定”的官方表述,避免由於同時必須滿足彙率和利率目標所導致的政策信號混亂,為真正提高彙率彈性、維護貨幣政策獨立性提供基礎。

五是強化前瞻性指引作為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強化與市場與媒體的溝通,直接解答市場最關心的問題。貨幣政策報告要有具體的前瞻性內容,包括央行或央行研究人員的經濟預測。

六是采取多項措施提升利率傳導效率,包括逐步取消可能被異化為貸款數量管制的監管手段、降低法定存款准備金利率、明確取消基准存貸款利率的改革意圖、加快利率衍生品市場的建設、提升財政預算和國庫管理的科學化水平、進一步對外資開放境內債券市場、完善國內信用評級體系等。

七是推動有助於貨幣政策框架轉型配套改革,包括強化對地方政府和平台的全口徑預算約束,明確貨幣政策與監管政策的協調與分工等。

原文地址:http://field.10jqka.com.cn/20180903/c606933434.shtml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